怎样辨别和拒绝教育“忽悠”"> 探究“脑立方”培训怪象 谁忽悠了谁? _光明日报 _光明网

探究“脑立方”培训怪象 谁忽悠了谁?

2017-08-29 04:45 来源:光明网-《光明日报》 

谁忽悠了谁

——透过“脑立方”培训“七天成诗人”神话看到的

光明日报记者 曹继军 颜维琦

  花几天时间开发孩子右脑,孩子就可以“过目不忘”“七天成为诗人”,甚至可以通过“超感心像力”用屁股感知颜色——

  在上海,不少家长在向“脑立方”培训付出了6.8万元学费后,才发现这样的描述不是奇迹而是忽悠。

  8月10日,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、上海市浦东新区教育局共同发出行政指导书,要求“脑立方”公司暂停其培训业务,并做好学员退费工作。上海市浦东新区教育局相关人士表示,“脑立方”培训班的教学内容,由于缺乏科学认证,教育部门目前没有受理其办学许可证申请的依据。但是,“脑立方”似乎并未受到太多影响,就在这几天,“脑立方全脑培训认证引领行业风向标”的宣传在网络上依然大行其道。

  我们不禁要问:忽悠为何总不绝?

探究“脑立方”培训怪象 谁忽悠了谁?

  西安某培训班声称,孩子在接受几天的培训后,能在蒙住眼睛的情况下,“认出”卡片和扑克牌上的数字,引起家长质疑。邓小卫摄 光明图片/视觉中国

  忽悠花样百出,本质皆为牟利

  有说法称,“忽悠”一词来自北方一带的俗语。忽悠的本字是“胡诱”,胡乱诱导的意思。就是利用语言,巧设陷阱引人上钩。叫人上当,使希望落空。

  回想一下,不管是忽悠了众多官员、明星、企业家的伪气功大师王林,还是以“民族资产解冻”为由忽悠20万中老年人到北京鸟巢领取现金的骗子机构,花样虽然不同,本质却一样:用违反常识的“五迷三道”,诱人上钩上当,牟取不当之利。

  人脑开发和利用至今尚是科学之谜。恰恰因为是个谜,就为“大忽悠”提供了发挥的空间。

探究“脑立方”培训怪象 谁忽悠了谁?

  暑期少儿培训班衍生出“暑期陪读家长军团”。图为浙江金华某培训中心门外等待孩子下课的陪读家长。时补法摄 光明图片/视觉中国

  忽悠不难识破,关键在于心态

  “蒙眼辨色”“过目不忘”“七天成诗人”……只要稍稍思量一下,这些违背科学常识的忽悠并不难识破。但是,许多家长在付出了6.8万元学费之后才大呼上当。可是,他们的身后,排着更多准备从口袋里掏学费的家长。

  一批上当的撤退了,又一批上当的跟上来。这是为什么?从事心理学研究的上海理工大学教授车丽萍说:因为他们都有一颗急功近利的心。

  媒体调查发现,“脑立方”的课程毫无科学规律,现身说法主要靠“演”,资深推荐基本靠“托儿”。记者走访发现,打着“开发右脑潜能”的早教机构并不少见。有家机构“开发右脑”的核心课程,竟是让0至6岁学龄前儿童看“闪卡”,不到一秒闪一张卡片,号称可以通过瞬间记忆激发孩子全脑阅读和记忆能力。这样的忽悠之术并不高明,稍稍有点科学常识或者是稍稍愿意相信科学的人,都不会那么容易上当。

  “脑立方”这类教育机构之所以会迅速发展,家长应该反思对孩子进行教育时急功近利的心态。“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——这样的心态让家长们枉顾科学,一味期待着让自己的孩子抢跑,才会为“天才速成”的忽悠之术买单。

探究“脑立方”培训怪象 谁忽悠了谁?

新华社发

  铲除忽悠土壤,需要协同作战

  作家余华在《十个词汇里的中国》中,把“忽悠”列为叙述当代中国社会的十个关键词之一。他说,“忽悠”一词风靡后,让中国社会中存在已久的吹牛、鼓动、怂恿、胡说、谣传、欺骗、戏谑、戏弄等现象在忽悠的词义海洋里波澜壮阔起来。

  忽悠层出不穷,和忽悠文化仍有社会土壤有关。一位社会学者分析道:从社会角色的角度来说,忽悠文化所表达的是不认真,一方面是对于社会所赋予的职责没有清晰的界定;另一方面是对于职责缺乏清晰的责任感。

 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紫江学者于浩研究员认为,忽悠古来有之,但是当下忽悠形成文化却是市场经济逐利本性失控的表现;市场经济离不开政府法治化治理。因此,首先要完善《广告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,让忽悠行为难以钻法律空子;同时要严格执法、公正司法,让忽悠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;最后,政府通过立法、执法等多途径加强法制宣传,践行诚实信用原则,积极培育全社会的规则意识,引导公众回归常识理性。

  上海市教委此前表示,上海正在精准施策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秩序,500余家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学科类和学科延伸类培训的“无证无照”教育培训机构已进入逐步关停阶段。下一步,上海还将从完善教育培训市场法律法规,加强教育培训机构准入、审批和监管,制定培训机构从业人员资质标准等方面着手,引导教育培训市场规范有序、健康良性发展。

  整顿忽悠,整体环境不容忽视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7年08月29日 06版)

[责任编辑:孙宗鹤]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立即打开